客服中心

急救热线:

0377-83811111

预约挂号

专家介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医院动态 > 仲景·医情| 最后一刻的守护

仲景·医情| 最后一刻的守护

浏览次数: 日期:2018-08-01

     也许在我们的护理工作中,帮助患者重获健康是我们作为一名医务人员一直为之努力的目标,但如果在患者生命即将逝去的最后阶段,我们应该怎么做?可能对于临终关怀,我们只停留在上学时课本上的那章教材,但在这一阶段,医生和护理的工作的重点应该从“帮助病人恢复健康”转向“减轻痛苦”,让生命“走”的温暖而有尊严。

     一个人的生命,在最后的几周、几天、几小时里到底需要什么?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怎样做才能给生命以舒适、宁静甚至美丽的终结?这些问题对于我来说,太深刻,也太遥远。但在一个特殊的夜晚,这一切都发生了。
    仲景医院的夜色漆黑如常,依然那么美丽,骨伤科的病区却灯火通明,一位由于高空坠落伤发生失血性休克的患者刚刚抢救成功,被送去EICU继续治疗,一天的疲累结束,大家的身影也渐渐消失。
    所有病人都已安然入睡,只有一个病房一直亮着灯,那就是L叔叔的房间。L叔叔是来治疗骨折的,但他还患有肝硬化,白细胞极低,不适合做手术,只能继续住院调养。最近几天L叔叔血压持续低于正常水平,我为了能及时观察了解他的病情变化,就嘱托家属不要关闭病房的灯。当我凌晨十二点再一次进行查房的时候,突然发现L叔叔面色不好,很不精神,我赶紧又给他测量了血压,发现血压骤降,我匆忙的通知值班医生。

     气温随着入夜而渐渐转凉,而我却汗如雨下,被汗打湿的护士服紧贴在后背上,顾不上那么多了,建立静脉通道,刻不容缓。由于血压水平过低,L叔叔那平时很瘦但温暖的皮肤现在又冰又凉,扎针废了很大力气。渐渐地,L叔叔的血压也越来越低,升压药也只能起到微弱的作用,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L叔叔已经肝癌症晚期了,瘦若枯柴却腹胀如鼓,大家虽早有思想准备,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临却又不愿接受。
‌   L叔叔的儿子也是心痛如绞,表情悲痛的对我说:“唉~也许人在离别前自己真的会有感觉吧,今晚五六点的时候,爸爸告诉我说把他的假牙去掉。因为他是从事公安的老干部,平时特别注意形象,无论什么时候那头发都是整整齐齐,假牙晚上也舍不得取,怕不好看。现在我才知道,也许是他自己有感觉过不去今晚,所以走的时候想轻松些。”
听着他哽咽的说完这些话,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那种拼尽全力却无法挽回的无力感、那种强烈想要帮助他重新健康起来的渴望、那种第一次面对生命快要离去的恐惧、那种心被揪着一样的发疼的感觉等等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会哭出来。但任凭眼泪在眼眶打转的我最终没让它掉下来,因为我知道,现在的我不可以哭。因为现在的我,一袭白衣。在家属和患者眼里,医护人员是可以拯救生命的天使,是他们可以依靠的强大精神支柱。现在的我唯有尽全力给他最后的关怀。我用手去暖着他那冰凉的手,就算只能传递哪怕一丝的温暖。今夜,他的生命由我来守护!
‌   时间从不为任何人停留,无人能拦下它无情的脚步。转眼已经凌晨三点了,我一直寸步不离的守护。当看见L叔叔花白但却一丝不乱的头发此刻有些凌乱时,我连忙把他额前的发丝整理妥当;当发现L叔叔开始大便失禁时,我及时帮他把排泄物处理干净。因为,他一直是很爱干净也特别注意形象的人。虽然L叔叔的手还是很凉,可我知道他不是因为冷,需要加盖被褥以保温,如果给他的手脚加盖一点点重量的被褥,他反而会觉得是负担。我一直轻轻的握着L叔叔的手,全然不顾手腕的酸麻感,一种天真的想法一直在我脑海打转,也许一直暖着他的手就会被我暖热,他就没那么痛苦了。此时,L叔叔的亲戚朋友都陆续赶来,病房外早已被挤满,大家都不约而同保持着安静。
     凌晨五点四十,因为血压进一步降低,L叔叔的意识已经不清了,我协助医生进行抢救,但家属放弃进行气管切开等一系列的治疗,说是要保留L叔叔最后的尊严,我们没有进行再次劝告…

     当L叔叔的儿子处理完后续事情返回科室的时候,看见我的第一眼就说:“昨晚真的很感谢你寸步不离的守护,你和医生尽力了也辛苦了,我能看出来我爸他走的很安详,也没有痛苦,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我第二天休息结束再去科里上班时,才得知连叔叔的儿子又特地送来了锦旗表示对科里工作人员的深深谢意。

     我们尚处在一个对“死”讳莫如深的国度,死亡、癌症,都被漫长的世俗文化和恐惧心理异化,更不用说“死亡质量”。“善终、优逝”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让每个临终病人都可以无痛苦地,带着尊严安然离世,也是我们倡导临终关怀的最终目标。

所属类别: 医院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